赛马会:夏日奇谈系列二:凶宅

赛马会夏日奇谈系列二:凶宅
夏日奇谈系列二:凶宅作者:夜墓安详更新时间:2017-06-07 14:21:00字数:3464

在中国,有古朴原始的农村,就有荒废无人的老宅;有荒废无人的老宅,就有真实的故事在这里曾经发生过。

这个故事发生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作为一个在农村长大的人,我的童年夏日里没有电脑,甚至没有电视机,我的快乐来自于桑葚,刺莓,还有鱼虾——尽管我不能下水游泳。

还有一个特殊的娱乐节目,那就是每当晚饭过后,老人们在纳凉时,听他们讲名种各样的奇闻异事。

张家老宅的故事,就是众多故事中的一个。它大概是一个恐怖的鬼故事,也许也是一个寓言。

张家老宅坐落于村里的十字路口,或者说原十字路口,因为现在人们似乎更愿意走别的路,尤其是在晚上。

前面说过,张家老宅现在是座空宅,当然,它已经荒废了好多年了,那么,在它还没被荒废之前,这里住着什么人呢?

事实上,张家,这个荒宅的故主人们,曾是当地的大户,地主,家境殷实。这户人家一共三代五口人,张老爷子,张老爷子的儿子和儿媳妇。以及张老爷子的孙子。

张老爷子和他儿子,在那个时候被叫做知识分子,他们两人都上过大学,见过世面,更重要的是。也许是因为知识与文明的关系,虽为地主,却待人和善,接济乡邻。在当地口啤不错。

新中国成立后,土改运动开始,父子俩认清了形势,乖乖交出了田产,不多久,张家媳妇有喜,村里不少人前来祝贺。没多久,张家的小孙子出生了。张家九代单传,家里三个大人都围着他转,这个小孩子长大后,成了小混子,身边总围着一群狐朋狗友,花钱大手大脚,说话口无遮拦。家里人劝了他多次,他也不听。

本来这也算不上什么太大的事,张家虽然说经历了一场土改,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张家家里的日子还不到过不下去的地步。来日方长,浪子也是有回头的时候的。是一场政治运动的袭来给他们人生带来了一场惊变。

至于到底是哪场政治运动,我就不明说了,反正大家应该都清楚吧。

在那个疯狂,没有道德和法律约束的年代。那个十几岁的小混混所挂在嘴边的,他家里还藏着多少金条宝贝,在那个时候,他的话是如此刺耳,又是如此能勾引起人内心的贪婪。更危险的是,他在醉酒之后,居然向他那些狐朋狗友们说出在解放前,他父亲以及张老爷子的敏感身份——尽管在如今看来,他醉酒后所说的那些屁话,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运动波及到了这个原本宁静的小村子,红色的帷幕和恐怖蔓延开来。许多人思想在不知不觉之间发生了变化,这里的许多人之中,有青年人,有中年人,也有老人和小孩。人们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对抗反革命势力。还有一部分人,他们知道真相,但他们选择沉默,选择装傻,这样他们才不会成为大众眼中的反革命。

张家的那个小混混怎么也不会想到,以前与他称兄道弟,行为下流,满口脏话的狐朋狗友,居然也能成为党的“坚定拥护者”,毛主席“忠诚的战友”。他们佩戴着红卫兵的袖章,冲进张家老宅就是乱搜乱砸,但始终没有找到什么金条宝贝。其实也不难理解,张老爷子家虽然在这个村里是大户,也就是和这个贫困村的其他人比起来是富裕人家,哪有像他儿子吹的那么夸张。

家里被砸完后,一家人在牛棚里度过了一个夜晚。第二天,开批斗会的时候,那些昔日围着那个花花公子阿谀奉承的卑鄙小人,摇身一变,变成了正义的审判官……诸如此类的荒诞事件,就不一一概述了。交代张家一家四口最后的结局:张老爷子在繁重的劳累中因病去世,张家的儿媳妇莫名“失踪了”,张家的小混混在悔恨交加之中自杀了。只有张家的儿子,他在当时还是一个体格健硕的中年人,黑暗的十年过去后,他看上去像是一个快要入土的老人了。那时的张家老宅已经是破败不堪了,杂草丛生,灰尘密布。

没过多久,连日阴雨,等到天气放睛以后,这个老汉被人们发现死在自己的床上,据说是因为肺病。在某个风雨大作,没有光明的日子里,他孤独地躺在床上,判官在生死簿上划去了一个名字。

荒废的老宅子一开始被分给了村里的一个单身汉,他住到了晚上就搬了出来,房子里有一个眼里滴血的男人冲他喊:滚出去。先后搬进去几个胆大的,没一个能渡过一晚。还有人在晚上经过老宅时张老爷子在门口破口大骂村里的人无情无义,连说句公道话的人都没有。

人们渐渐想办法远离那座老宅,过去的有些痛,人们好像更愿意忘记。

时间线往前拔几十年,我的童年时代,张家老宅附近已经没有一户人家了,望着那阴森的老宅,我常想某些人看到它想到的是什么呢?恐惧?内疚?

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那是在一个睛朗的日子,五个大学生来到我们村子这边写生,其中一个男生是我们校长的亲戚。他们来到我们的小学,给小孩子们发巧克力和糖,在那个年代的农村,巧克力和糖可还是稀罕物。

几乎所有小孩都围着他们转,但是,一个人例外,一个脸色苍白的小男孩只是在一旁远远的望着他们。

他们中的一个长发女孩似乎对这个小男孩产生了一点兴趣。她拿着一块巧克力戏谑地走到小男孩面前,“想不想吃,叫声姐姐就给你。”她晃动着手中的糖果。

小男孩忽然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在她手上狠狠挠了一把。然后飞快地钻进树林不见了。

长发女生被吓得不轻,手中的巧克力也掉到了地上,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姐姐你不要搭理他,那家伙是个怪胎。”一个小女孩上前,对她说。

“怪胎?我们这里不是也有一个吗?”一个长相斯文的男大学生,走到长发女孩旁边,冲她笑笑,然后指了指一旁一个正在画画的男生。

“好了,也别老是这么说人家,毕竟大家都是同学。”

一个戴眼镜的女生说。

“说他怪胎又没有冤枉他,你居然替他说话,难不成你喜欢他?”一个体格高大的男生,戏谑道。

戴眼镜的女孩脸马上红了,“呸,乱说什么呢。”

“出来写生和这家伙被分到一组真是晦气。”

……

那个被他们称为怪胎的男大学生依旧专心致志地画画,但是照我看来,这个距离他应该是听得到的。

晚上,他们借宿在一个农户家里,这家原主人正好这段日子出去做生意了。

晚饭后,争吵声从这个农户的家里传来。

“你干嘛赖皮啊,这把明明是我羸了。”

“你赢了?笑话。你会不会玩啊,规则都不懂。”

“我说你输了就输了,赖什么帐。”

“就是,输了就输了嘛,一个男孩子还赖账。”一个女生笑嘻嘻地说。

“你们……”

三男两女打赌,谁输了谁要去那个张家老宅里面呆上十分钟,还要从张家老宅里带一样东西出来。

那个“怪胎”男生输了,好吧,至少他们五个人中有三个坚持认为他输了。

五个人来到张家老宅门口,怪胎男生虽然满腔愤怒和不甘,却也无可僚何,打着手电简进去了。

房子内满是灰尘,老鼠吱吱作响,他壮着胆子往里面走了几个房间。越想越是愤恨。

“凭什么!”他狠狠地咒骂,一拳打在一张破旧的床上,结果却不小心划伤了自己。鲜红的血液和灰色的灰尘混在了一起。仇恨会吞掉理智,鲜血和恶念则可以唤醒屈死的亡灵。

三分钟不到,那个戴眼镜的女孩就找个借口先走了,大慨眼不见心为静,她也无能为力。

一个小男孩忽然从树林里钻出来,吓了她一跳,“姐姐你为什么不帮那个大哥哥说句话呢?他们刚才吵得好大声,我都听到了哦。”

戴眼镜的女孩微笑了一下。

“小弟弟,你还小呢,不懂这些事情。”说完,摸了摸小男孩头。

“那,姐姐可以请我到你们的房子里玩一会儿吗?一会儿就好,我一个人在家,爸妈出去了。”

她想了一下,“好吧,我们先回去,在房子里等其他哥哥姐姐。”

张家老宅旁边,长发女孩忽然捂着肚子,“我要上厕所了,先回去了。”说完急忙走了。

没多久看上去斯文的男生越来越觉得这里瘆的慌,“时间差不多了吧,我们叫下他。”

两人喊怪胎的名字,确迟迟不见有人出来,那个体格不错的男孩忍不住了。冲进了门。

“十分钟到了,你这家伙还想在这住一晚啊?……啊!”

头,人头,那个长发女生的人头,就放在那张床上!这个平时耀武扬威的家伙吓坏了,转身就准备走,怪胎却截住了他,他的手里多了一把沾满血的斧头。

老宅外面的男孩听到惨叫,手脚发抖,脑上也是冷汗,尽管他还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他怕极了。

看到怪胎出现在门口,他才舒了一口气。”

没等他开口,怪胎就说:

“你让我从里面拿一样东西,你看这个怎么样?”怪胎亮出了斧头。

体格健硕的男生被砍断四肢,奄奄一息躺在血泊里。他看到怪胎从门口拖进来一具尸体,拖出一条血痕。老宅里的亡灵,在惨笑。

……

“他们怎么还不回来?”戴眼镜的女孩奇怪地说道。

“不。”小男孩笑着说。“它们都回来了。”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赛马会扑倒叫兽:来自坟墓的你

赛马会老子是癞蛤蟆

作者:夜墓安详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女孩的心思你别乱猜<< 上一篇赛马会下一篇 >>畜生不如的人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

白小姐心水论坛 香港马奖2017最新结果
六合彩特码资料 句句灭庄诗 118宝马论坛 五湖四海心水论谈网
搜码网开码结果 高手解跑狗玄机 精准爆料主攻3码防6码 767666曾道人铁算盘
六合彩公司 东方心经彩图 香港六合彩官网
摇线树霸王九肖开奖结果 小金猴大陆第一网站 金光佛一句解特码
sitemap 74255老牌金多宝 90888九龙高手三肖中 476888马会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