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马会:夏日奇谈系列三:蝉鸣声声

赛马会夏日奇谈系列三:蝉鸣声声
夏日奇谈系列三:蝉鸣声声作者:夜墓安详更新时间:2017-06-09 21:36:00字数:2067

夏日又一次来临,相信你也已经再次听到蝉鸣声了。是不是觉得很烦?

在酷热的下午,你为了工作而忙得满头大汗,或者在晚上的时候,它在一旁高声大叫,丝毫不在意你的感受。你拖着疲惫的、累了一天的身子想要在夜风中入眠安眠,它的叫声却总是能够将你的磕睡虫弄跑,连周围的温度都好像高了两度。每当这种时候,你恐怕烦得连杀人的心都有了吧。

在我童年时代的那个村子,哦,不对,是我们那个地方,毕竟那个传说可不只我们村子有。

那是一个看似荒诞不经,却又广为流传的离奇故事。每当夏天,在你忙得满大汗,心烦意乱的时候。会有一个声音忽然过来问你:“烦吗?”

如果你没有耐心地抱怨一句:“烦。”那么,三天后,你就会成为一张空皮,里面也许还会留下些脓水。

某一年的夏天,考试临近,老师留下了不少的作业,班上的同学都能叫苦不迭。在那一天,我做作业从下午一直做到傍晚,蝉鸣的声音渐渐响了起来,我正为了一道难题苦思冥想,一个声音问我:“烦吗?”

那个字几乎脱口而出,但被我卡在了嘴里,又咽下了肚。

“不烦。”我若无其是般地说。

那个声音似乎也愣了一下,“哈哈,有点意思。”

接着,我好像听到了一阵翅膀扇动的声音,然后,就只剩下了蝉的叫声。

我长嘘了一口气。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那个声音,过了几天,我们班上一个平时满腹牢骚,脾气暴躁的小恶霸再也没来上学了。变成了一张人皮。

这个事件发生的时候,我已经是小学快要毕业了,父母打算把我送到附近城里的初中去,因为担心我日后学习跟不上,所以给我报了一个暑假补习班。

补习班的课程时间是从下午两点开始,下午六点才结束。可以想像,我每天去上课的路上和回来的路上,都能听到无数的蝉叫声。

补习班开在我们村子附近的一个小镇上,我每天都要走近一个小时的路才能到。

补习班上的一个数学老师是年轻的高校毕业生,虽然长相一般,但给人一种精力旺盛,青春朝气的感觉。为人幽默风趣,教学方法也不墨守成规,有自己的方式方法和风格,能吸引学生的关趣。平易近人,小孩子们都很喜欢他。

我曾暗中听到补习班里的老师谈论他,农村贫苦人家出生,靠着刻苦努力,考上了名校,在大学里勤工俭学,成绩优异,本来应该分配到更好的工作,但最终还是因为某些原因只能来到这个老家小镇做老师。

我不知道这位年轻的数学老师是怎么想的,但是在我看来,他是一个既积极向上,又能带动起别人热情的人。

又一次回家,在半路上,我发现有东西忘带了,于是匆匆赶回去,却发现他还一个人留在那里打扫卫生。

补习班里也有不爱学习捣蛋的,但在他的课上,很少有人不规矩。

但是在那天,他居然让我们自习一节课,看得出来,他心情不好,眼睛还有点红。班上的同学都低下头干自己的,没有人说话。长大后我才知道,老师可能是因为情感方面的事受了打击。

那天,窗户外面蝉叫的声音很大,在蝉的叫声中,我隐隐约约又听到了一阵翅膀扇动的声音,飞向办公室去了。我停下了笔尖,捏了一把汗。

老师双手交叉,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烦吗?”

老师愣了一下,忽然像醍醐灌顶一般地舒展了眉头,笑出了声。

“不烦。”老师说完,拿起了教科书和教案,那个声音也笑了一下,随后又是一阵翅膀扇动的声音。

自习课取消了。

那天放学后,我忍不住向老师问了这件事情。

老师在夕阳之下爽朗地大笑。

“那个东西从小到大已经找过我几次了,它大慨觉得我这种经历的人一定是生无可恋吧。”

“但是,”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当一个人为了自己梦想的日子而努力的时候,是不会觉得有什么烦的。”

那天黄昏回家的时候,我觉得蝉叫声似乎小了很多。

……

我最近一次再见到老师的时候,是在去年夏天,蝉又开始叫了的时候。老师在镇上大摆酒席,庆祝他母亲大寿。此时他已经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总,常为镇上投资修桥铺路建学校。组建了幸福的家庭,有了美丽贤惠的妻子和健康活泼的孩子。

那天很热闹,按照当地风俗,摆酒席的时候自然是要请戏班子塔台唱戏的,老师的声誉在当地已经是有口皆碑,送礼的和捧场凑热闹的人都有不少。

我也挤在人群中,却没有祝贺送礼。不料老师却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拍了下的肩。

“去喝一杯吧,详子。”老师热情地邀请我。

我有点诧异,事隔多年,他居然还记得我。

老师好像看出了我的想法,微笑了一下对我说:“你是我最特别的学生,我怎么会不记得你呢?一块去喝一杯吧,详子。”

为什么不呢?

那天,鞭炮声和欢笑声远远盖过了蝉鸣声。

这年夏天,我给一个远房亲戚的女儿,一个小表妹,做暑假假日辅导。这个娇生惯养的小孩对学习似乎很没有耐心,无论我怎样耐着性子和她讲题,她都是一幅不耐烦的样子。

窗户外面的蝉吱吱作响,一阵翅膀扇动的声音传了过来,然后是那句我已经好久都没有再听到的——

“烦吗?”

小表妹张口就要说,我感紧捂住了她的嘴,她才反应过来,一脸惊恐地看着我,眼睛里写满了恐惧。我先是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冷冷地对那个声音说:“不烦。”

“呵,原来是你啊。”那家伙冷笑一声,然后随着翅膀扇动声音的过去,我知道那家伙应该走了。

蝉依然在窗户外面,叫得开心。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陈家鬼决

老子是阎王

作者:夜墓安详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乡村鬼故事

走错了路<< 上一篇赛马会下一篇 >>为你改变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

16668开奖现场 4418一本万利 香港现场开奖结果 财神至尊聊天室
生财有道图库 创富彩民598 白姐成语生肖诗
阴肖阳肖 1485曾道白姐网 2017一肖平特 什么网站买马资料准
香港赛马会 马经救世报123 香港赛马会 476888马会资料大全
皇中皇免费公开特马 小金猴大陆第一网站 六合彩票
sitemap 杀肖禁肖彩图